<nav id="cvc9v"></nav>

  • <form id="cvc9v"></form>
    <rp id="cvc9v"></rp>
  • <rp id="cvc9v"><strike id="cvc9v"><kbd id="cvc9v"></kbd></strike></rp><tbody id="cvc9v"><pre id="cvc9v"></pre></tbody>
    <th id="cvc9v"></th><th id="cvc9v"></th>
    <button id="cvc9v"></button>

    美國玻璃城,中國玻璃造,中航三鑫乘勢發展(摘錄華爾街日報)

    來源:海南發展

    發布時間: 2010-09-01

    2109 次瀏覽

    分享到:
    托雷多藝術博物館(Toledo Museum of Art)造價3,000萬美元的“玻璃館”(Glass Pavilion)是這個美國“玻璃城”的象征,并映照著當地玻璃制造者留下的遺產。 
    但不太和諧的是,館舍所用玻璃進口自中國這個新的玻璃工業全球重鎮。 
    整個美國沒有哪家公司有能力滿足這座流線型館舍的尖端建筑規格,盡管這項2006年發包的工程所使用的玻璃熱彎和層壓技術正是數十年前托雷多本地人發明的。館舍擁有360塊厚玻璃板,每塊最高達13.5英尺、寬八英尺、重逾1,300磅。 
    多年以來,西方關注的都是中國服裝和家具生產商等低技術出口企業所造成的威脅。而玻璃行業所發生的情況,讓人看到一種更強大的挑戰已經到來。這就是擁有高技術專業能力的尖端、資本密集型企業。 
    在全球需求的重心已向中國轉移的行業,如鋼鐵、機車,如渦輪機、特種玻璃,這種現象屢見不鮮。那些從國內市場的增長中充分獲利的中資企業,數年之間就彌補了西方工業化國家數十年的技術創新所拉開的差距。
    接下托雷多“玻璃館”項目的是總部位于中國深圳的中航三鑫(Avic Sanxin Co.),穿牛仔褲、讀英文建筑雜志的副總經理Bruce Tsin說,拿到這個項目的原因在于公司愿意投入資金開發復雜玻璃所需要的技術,比如有一種設備一件就價值50萬美元。他說,美國公司過于謹慎,它們更愿意走標準化流程,更想賺快活錢。 
    而中國也從急于進入世界最大市場的外國玻璃生產商那里獲得了重要的技術。外資企業在中國力圖保護部分生產機密和產品,常常要進行平衡。
    總部位于俄亥俄州的瓶具生產商Owens-Illinois Inc.有意在未來幾年投資可能達數億美元的資金,在中國收購公司或組建合資公司。分管全球玻璃部門的總裁克勞福德(L. Richard Crawford)說,中國是世界上最大的玻璃市場,我們覺得自己在那里的存在程度還不夠;我們給中國市場帶去的是專業技術。
    Owens-Illinois公司說,它將保留托雷多郊區實驗室里關鍵的商業機密,比如怎樣生產黑玻璃,怎樣讓酒瓶輕30%??藙诟5抡f,公司采用“基本的東西”就可以在中國取得成功。
    日本板硝子公司(Nippon Sheet Glass Co.)本月說,它將發行逾5.7億美元的新股,部分目的是為計劃中的天津節能玻璃生產線支出籌資5,300萬美元。蘋果公司(Apple Inc.)在上海的第一家門店7月份開張,有一個由高41英尺的玻璃板搭成的管狀造型,這些玻璃全為中國制造。
    在玻璃工業的早期發展階段,俄亥俄西北地區大力吸引投資。在19世紀80年代末,該地區以低廉的天然氣、土地和勞動力價格(其中包括小至八歲的童工),說服艾德華.德拉蒙德?利貝(Edward Drummond Libbey)等東海岸地區的玻璃生產商搬遷到本地。美國政府通過關稅封殺了歐洲的玻璃。到1900年,托雷多地區約有100家玻璃生產商。1925年逝世的利貝出資成立了托雷多藝術博物館。 
    俄亥俄芬德雷大學(University of Findlay)工業史學家斯克雷貝克(Quentin R. Skrabec Jr.)說,中國就是19世紀八九十年代的美國;當時匹茲堡是鋼鐵城,阿克倫是橡膠城,托雷多是玻璃城。
    Owens-Illinois、Libbey-Owens-Ford Co.、Owens Corning 和利貝的Libbey Inc.等俄亥俄公司實現了燈泡、瓶子和平板玻璃的生產自動化,并為紐約帝國大廈(Empire State Building)供應了窗戶和商品化的玻璃纖維。 
    幾十年來,托雷多的主要生意是向附近的底特律快速發展的汽車工業提供玻璃。上世紀20年代,利比-歐文斯-福特公司(Libbey-Owens-Ford)的前身公司完善了層壓工藝,使汽車檔風玻璃不致被粉碎。
    世界多數平板玻璃來自浮法生產線,這是一種復雜的能源密集型工藝,熔化的玻璃液在熱錫槽上變平,在冷卻的同時不間斷地傳送出數百英尺計的玻璃。浮法玻璃廠的機器通常一連數年24小時不間斷地運行。 
    根據《玻璃雜志》(Glass Magazine)數據,美國有33條浮法生產線,托雷多擁有兩條,由日本板硝子株式會社旗下的皮爾金頓分公司運營。
    目前中國至少有150條浮法玻璃生產線。上世紀70年代,中國在玻璃行業里規模尚小,但中國建筑業和汽車業快速發展,自那以來市場對本土玻璃的需求猛增。
    玻璃的基本成分包括硅砂和蘇打灰,它們幾乎隨處可見。由于玻璃很沉、不易運輸,通常生產地接近銷售市場。中國玻璃產量占全球的45%,但其消費量幾乎也是這個數。每15分鐘,中國生產的玻璃足夠一棟100層的大樓使用。 
    僅在河北省沙河市一個城市,就有44條浮法玻璃生產線。沙河市的平板玻璃產量約占中國總產量的五分之一。沙河市位于北京西南265英里處。 
    中國的“玻璃城”擁有像核電站那樣的一座座混凝土冷卻塔,而不是西方玻璃生產企業用來減少一氧化氮等污染物的昂貴設備。劉聚軍說,他10%的資本支出用于治理污染,已達到國家所有標準,目前正在轉而使用更清潔的天然氣能源。 
    對于托雷多藝術博物館來說,也是差不多的情況。只有一家中國企業、以及西班牙和意大利的企業可以生產這種超大尺寸、用于其玻璃館未來主義的弧形窗框。中航三鑫表示,其獲得的收入不到100萬美元,參與這項工程的人說,如果把工程包給歐洲企業,成本最多要增加50%。
    托雷多藝術博物館的一位高管賓茲(Carol Bintz)說,我們確實在玻璃方面遇到一些挫折,直到我們說解釋我們沒有選擇。我們在美國找不到任何一家可以實現這種尺寸和彎度的生產企業。
    為攬到好工程,中航三鑫不怕花錢。針對托雷多的這家博物館,它投入50萬美元建成了世界上最大的“高壓鍋”,也就是一臺巨大的藍色汽缸,像高壓鍋一樣把玻璃板粘合在一起。
    Bruce Tsin說,能為這樣一個項目供應玻璃,我們也感到相當驕傲;我們相信,這個項目完成后,我們有機會在其他地方做類似的事情。
    托雷多藝術博物館的這個項目幫助中航三鑫獲得了認可,在人們眼中,它是全球少數幾家能夠承擔某些涉及玻璃彎折與塑型、高度專業化任務的公司之一。它曾做過巴黎機場、奧地利地鐵、東京店面的玻璃項目,目前是美國阿拉斯加州Anchorage一座博物館的供應商。
    中航三鑫還購買設備,希望為蘋果公司在中國的擴張做玻璃方面的項目。
    中航三鑫90年代作為民營公司創辦,后來在深交所掛牌上市。最大股東是國有企業中國航空工業集團公司(Aviation Industry Corp. of China),這是一家重要的飛機制造商和軍事承包商,近幾年接到的最大合同包括北京和上海的機場項目。
    有人認為中航三鑫有政府關系,具有一種不公平的競爭優勢,對此Bruce Tsin予以否認。他說,中航三鑫在建筑玻璃市場開發出的是一個小眾市場,其原因在于世界老牌玻璃生產商希望穩定批量生產,而不愿意承擔托雷多藝術博物館這類一次性項目存在的風險。
    托雷多的玻璃制造商、機工、技工和零售商都明白,中國正在重整整個玻璃工業的秩序。Toledo Mirror & Glass Co.是一家大型安裝公司,曾參與托雷多藝術博物館的建設,其副總裁派利歐尼(Paul Pellioni)說,除了在個別情形當中以外,這一點其實還沒有被感覺到;但說它不是一個因素那就幼稚了,它會成為一個因素的。
    但美國汽車業三巨頭汽車銷量的大幅下降,仍然是托雷多面臨的主要問題。托雷多玻璃行業目前僅雇有2,500名工人。而據穆迪氏經濟網(Moody′s Economy.com)數據,1973年此地玻璃行業雇用的工人接近10,000名。
    托雷多職介與培訓中心“Source”人潮涌動,沒有人認為玻璃行業會是解決11%以上失業率的靈丹妙藥。54歲的失業工人納特(Ken Nutter)說,這里的制造業快完了。納特在70年代當過玻璃切割工,但后來就再也沒有從事過這個職業。
    美國總統奧巴馬(Barack Obama)去年9月份屈從于工會的要求,向中國制造的輪胎征收懲罰性關稅,后來又對中國制造的鋼管征稅。此舉燃起了美國玻璃工業及其工會的希望,認為他們所在的行業也可以輕松起來。到目前為止,這種希望還沒有實現。
    去年10月,美國八位民主黨參議員致信奧巴馬政府,要求它采取措施反擊中國對其玻璃行業的“補貼”。在另一場合,國會議員說,一場在世界貿易組織(World Trade Organization)框架內打官司的運動正在蓄積力量,將迫使北京證明玻璃制造等行業產量的飆升是商業性的,而不是政府的政策。
    中國商務部警告,如果采取措施遏制中國玻璃工業,則將引起負面后果。商務部發表聲明說,如果說美國玻璃工業存在危機的話,那也是美國國內經濟環境疲軟的反映。
    商務部還說,對于那些愿意把技術用于生產中的美國玻璃公司來說,中國是一個難得的機會和廣闊的市場。
    在托雷多郊區南方高速(Dixie Highway)路邊的皮爾金頓工廠附近,“Moe′s Place”店內的顧客是以過去時態來說“玻璃城”這個詞的。他們指著一座座用木板封閉的房子說,我們曾是玻璃之都。皮爾金頓工廠生產農用機械和半拖掛車用的擋風玻璃,目前雇有員工300人。
    工廠隔壁,一臺臺推土機正在為托雷多后玻璃時代的新開局做準備。這個新的開局就是“好萊塢賭城”(Hollywood Casino),它擁有“Art Deco”風格的混凝土立面,所處的位置正是1898年玻璃第一次被造出來的地方。預計賭城會帶來3,200個建筑與博彩崗位,比1970年那座玻璃廠提供的崗位多出260個。(摘錄華爾街日報)
    201009011005227936.jpg
    托雷多藝術博物館造價3,000萬美元的玻璃館是美國玻璃城的象征,并映照著當地玻璃制造者留下的遺產。但不太和諧的是,館舍所用玻璃進口自中國這個新的玻璃工業全球重鎮。
    20100901100723553.jpg
    整個美國沒有哪家公司有能力滿足這座流線型館舍的尖端建筑規格,盡管這項2006年發包的工程所使用的玻璃熱彎和層壓技術正是數十年前托雷多本地人發明的。
    偷窥自拍亚洲,亚洲免费A片视频,伊人亚洲中文在线,久久亚洲线观看视频